首页>

求解签第十五签

时间:2020-09-20 12:55:35 /人气:523 ℃
求解签第十五签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月老卜婚 西湖月老祠卜婚,是清代后期与民国期间湖上风俗之一。西湖月下老人祠共有三处,一在天竺,一在吴山,一在雷峰塔下白云庵旁。以白云庵旁之月下老人祠最知名。民国期间,天竺、吴山两处已不闻。清光绪二十三年(一八九七)杭州藏书家丁丙重建白云庵时,在庵旁添建月下老人祠,并根据唐代李复言《续玄怪录》中之“定婚店”故事,塑月下老人像,白发银须,善目慈颜,笑容可掬,一手执婚姻簿,一手牵根红绳,祠门两旁县有一联:“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为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祠内备有诗签百条,供人求签。诗签内容摘自《诗经》、《论语》、唐诗、元曲及明清传奇中之名句。签语模棱两可,意多双关,绝大多数为上上签,给祈求者以希望,吉兆,故善男信妇,尤其是未婚男女青年趋这若鹜,求签以下卜终身大事。签词一百条,一说系俞曲园(樾)手辑,一说俞氏所辑仅五十五则,后曲浙江省立博物馆长、越州金可庵续辑四十五则。金氏还写有《白云庵月下老人签词考》发表在杭州《胜流》半月刊上。 附录: 一百条签文全文如下: 闻闻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宗庙享子,子孙保之。 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逾东家墙而搂其处子,则得妻。不搂,则不得妻。 风弄竹声,只道金佩响;月移花影,疑是玉人来。 斯是陋室,唯吾德馨。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也。 则父母国人皆贱之。 有道是养儿防老,积谷防饥。 自剪芭蕉写佛经,金莲无复印中庭。清风明月长相忆,玉管朱弦可要听,多病不胜衣更薄,宿妆犹在酒初醒。卫星年违别成何事,卧看牵牛织女星。 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不有祝[鱼+它]之妄,而有宋玉之美。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婚,如史如弟。 君子审礼,不呆诬以奸诈。 意中人,人中意,则那些无情花鸟也情凝,一般的解结枝头学并栖。 德者本也,财者未也。 非特内德茂也,盖亦以外感之助焉。 叵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 何如,子曰,女器也。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 只一点故情留,直似春蚕到老,尚把丝抽。 两释萦囚,以成其好。 可妻也。 维熊维罢,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 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夫妇也,昆弟也。 其敦、孰从而求之。甚矣。人之好怪也。 话别无长夜,相思又此春 。瑶姬不可见,巫峡更何人。运石疑填海,乘槎欲问津。遥情每来往,谁共尔为邻。 越翼也,戊午,乃社于新邑,牛一羊一也。 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 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 条其矣,遇人之不淑矣。 夜静水寒鱼不饵,笑满船空载明月。 求则得之,舍则失之。 妻也者,亲之主也。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 唯旧昏娓,其能降以相从也。 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今若此。 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太阳收去,却教明月送将来。 逸其人,因其地,全其天。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 遐尔一体,率滨归王。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不愧于天,不怍于人。 害女红者也。 五百英雄都在此,不知谁是状元郎? 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 两世一身,形单影支。 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 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 成也萧,可败也萧何。 不思旧姻,求尔新特。 永老无离别,万古当团聚。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是谓凤凰于飞,和鸟、鸣锵锵。 请看今日之域中,竟为谁家之天下? 脍炙,所同也,羊枣,所独也。 心荀不愆,何惜于人言。 不知其人,视其友。 嘉耦曰配。 子规斗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齐大,非我耦也。 在幽闺自怜。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尺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再,斯可矣。 苟有所观,皆有右乐,匪必瑰奇假丽者也。 天下多妇人,何必是。 利有攸往。 虽有丝麻,无弃菅蒯。虽有姬姜,无弃蕉萃。 以若所为,,求若所为,犹缘大而鱼也。 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恨相见晚也。 则去偷香玉上用心,又不曾得甚。自从海棠开,想到如今。 忘足,履之适也。忘腰,带之适也。 标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泯泯汾汾,冈中乎信,以覆诅盟。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经之营之,不日成之。 行,前朱雀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 姑舍是。 劝君莫异金缕衣,劝君殿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便如凤去秦楼,云敛巫山。 是非吾所谓情也。 卜以决疑,不疑何卜。 两情叵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往事已沉,我只言自今。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巧言令色,鲜矣仁。 虫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 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 昨夜江边春草生,艨艟巨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他思已穷,恨不穷,是为娇鸾雏凤失雌雄。 必先苦其心,一百,花好、月圆、人寿。 阮毅成《三句不离本“杭”》月下老人祠篇:白云庵即漪园,宋时名翠芳园,又称屏山园。明末改用今名。毁于洪杨之役。由丁嘉鱼(丙,字松生)倡议重建,并添建月下老人祠,于满清光绪二十三年落成。清末,主持意周和尚,原为革命党人。后在对日抗战期中,又多方掩护我游击健儿与地志士活动。敌人发觉,多方搜捕不得,遂纵为将庵屋烧成平地,月下老工祠亦连带焚。胜利回杭,我思将其复建,民间亦有愿捐款兴建者。民国三十五年十月,余越园(绍宋)先生见访谓面在坊间,见有月下老人画像册页,特借来送我一阅,以为复建之参考。我见其上有题辞,谓:海宁陈公子,游吴中,梦见月下老人,向伊婉求香火。归塑其像,送入城东门尼庵中,一时供养甚盛。名流赋诗成帙,吴拜经先生寄至荆南,长溪社友,各赋诗词,以为迎神送神之曲。我以此册所绘所咏者,乃糸苏州之月下老人,并非杭州西湖者。越园先生谓想天下月老,谊属一家,香火之缘,无分彼此。……我复建杭州西湖月下老人祠的计议,因抗战胜利之后,急我之事甚多,未能即办。而西湖凤林寺僧,竟未得杭州市政府之许可,在白云庵 的正殿遗址上,擅自建了一所月下老人祠。……我一直到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始得暇赴凤林寺僧所建的月下老人祠一观,真是屋矮墙低,布置简陋,老人塑像,短小粗俗。签诗更是任意涂改,文句多不通顺。


易彩堂大厅主页_菲律宾波音平台_丝鲹互动问答平台|网站地图